beplay最新ios下载

浩鼎案开庭 翁启惠:每次出庭都是椎心之痛

  士林地院30日审理浩鼎案,被告台湾前“中研院院长”翁启惠发表声明表示,为了一个不存在的犯罪付出一生名誉,每次出庭都是椎心之痛,但相信司法最终会把公义还给等待天明的人。

  翁启惠庭讯后受访说,事实证明他是用发明人身份善尽责任,没有以院长身份介入技转或收取不当利益,相信社会还是有公义,对判决结果有信心,司法一定会还他清白。

  士林地检署2017年依“贪污治罪条例”收贿等罪起诉翁启惠,指控台湾浩鼎生技董事长张念慈原拟以1500张技术股行贿,后改以3000张浩鼎股票行贿,冀求翁协助浩鼎生产醣分子及取得酵素合成法专属授权。

  起诉指出,浩鼎关系企业润雅公司与“中研院”签订“新一代酵素合成寡糖技术”专属授权备忘录,时任“院长”翁启惠即指示研究团队交付醣分子,让浩鼎得以在未签属专属授权契约前取得酵素合成法,并携出“中研院”使用。

  士林地方法院30日传讯张念慈作证,张表示没有期约贿赂翁启惠,也没有送翁启惠3000张股票,“被我太太知道,她会杀了我”。

  翁启惠另发表书面声明指出,为了一个不存在的罪,付出一生名誉,一封民众检举信,让他走到30日,当时人人皆曰可杀,司法介入调查,但法院应扮演好角色,当无中生有的传闻一一厘清,就该依证据做出正确判决。

  声明提到,翁启惠从未介入浩鼎技转与投资,更未收取不当利益,材料移转优于市价收费,授权金远超过厂商提出的价格,是一个很成功且具典范性质的技转案,没想到会被误解成这样。

  翁启惠表示,台湾实在承受不起这种不幸事件再度发生,继续浪费司法资源,折损奉公守法且愿对台湾付出贡献的科学家。

  翁启惠还说,台湾非常奇特,舆论审判加群众情绪审判特别盛行。不讲究证据的情绪审判,往往在真相大白时,早已造成永久性的伤害,恳切呼吁即使社会有再多情绪,也应回归事实真相。

  声明写到: “两年的时间很长吗?对我而言,这是日夜的凌迟,奋战只为了一个虚拟的犯罪,情何以堪?”,“犯罪的人害怕真相大白,我却穷尽两年的时间,一再请求真相水落石出。请求很卑微,每一次出庭都是椎心之痛。”

  声明最后提到,司法像汪洋大海中守护真相的灯塔,它让迷航的船只找到回家的路。虽然痛心这场不该发生且不存在的犯罪审判,还是相信司法最终会把公义还给等待天明的人。

上一篇:《海上繁花》窦骁李沁携手谱写椎心恋曲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