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play最新ios下载

无形之伤小孩一句“黑警”椎心 痛过颈椎移位

  黑暴撕裂警民关係,谭Sir最长一次连续执勤70小时,他执法时遭暴徒用硬物袭击,致颈椎移位,但他说皮肉之痛,远不及小孩子骂一句“黑警”椎心之痛。

  “我当时个心好痛”,香港警察一年来被网络谎言、偏颇新闻诬衊、抹黑,警民关係跌到低潮。谭Sir说,看惯了坐在警车内,遭受途人竖中指等不礼貌对待;唯一次街头巡逻,有个年仅五、六岁的小孩子向他大嗌“黑警”,却令当差13年的他无比难受:“我心痛係咁细嘅小朋友唔知喺边度学返嚟,当时佢由父母拖住,但佢父母却若无其事。我都係爸爸,我担心我个仔身边嘅同学、朋友会唔会有咁嘅思想,我担心将来香港会变成点!”

  去年十月一日谭Sir被暴徒袭击受伤的一刻,被现场直播拍下,谭母看新闻认出是自己的儿子,担忧下即联络他,要求到医院探望。他当时还要忍心婉拒,皆因医院太“危险”。

  谭Sir说,当时急症室的当值医生为他进行急救后,细细声在他耳边提示:“上到病房,自己要小心。”然后轻轻拍他的膊头,双目似在无言地诉说“保重”。那一刻,谭Sir明白到“黄医护”充斥医院。担心自身在医院得不到保障,更忧心来探望的家人被偷拍、起底。於是翌日他就决定出院,由同袍安排车辆护送离开,“点解我做警察做到好似贼咁?”

  黑暴终被香港国安法震慑,市民亦渐渐看清真相,如今大批黑棍潜逃海外,生活不能见光;谭Sir与他的同袍,包括今年七月一日被暴徒刺伤的“爆爆Sir”,继续光明正大穿上警察制服执行职务。

  两位在暴乱中受伤的PTU,身上的伤虽已痊愈,但他们的家人仍然十分担心。复职两个月的爆爆Sir说:“会学师兄(谭Sir)咁,定时定候打电话畀屋企人报平安。”

上一篇:浩鼎案开庭 翁启惠:每次出庭都是椎心之痛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