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play最新ios下载

童眼观世自由职业梁 戴

  航空业是最受疫情打击的行业之一,最近看到很多被辞掉的空姐、空少转行的故事,有些做网上直播、有些转行开网上花店,有些打散工……近年自由职业大行其道,疫情只是加剧了这趋势。笔者身边就不乏自由工作者,有部分年轻朋友,一毕业就不“循规蹈矩”找正职。

  最近看到《大公报》一则发自广州的新闻,当地举行了为期三天的“2020自由职业日嘉年华”,来自粤港澳近一百个不同领域的自由职业者分享历程,包括KOL打造师、生活陶器手作人、在线教育知识付费讲师、插画师、互联网营销师、短视频运作者等新个体汇聚在一起。报道分析说,随着5G技术发展,借助互联网平台,自由职业形式愈来愈多样化。

  曾有报告称,内地百分之八十五的自由职业者小於四十岁。以八十后、九十后为代表的年轻一代,对自由职业的接受度最高。其实,世界各地的职场生态都出现了重大变化,朝九晚五坐在办公室,一毕业就服务一间公司到退休,已经越来越少,自由工作者的比例愈来愈高。

  然而,针无两头利,很多人以为自由职业就代表绝对自由,毫无压力。其实不然,自由工作者只是不需要定时上班、下班,但也有完成任务的死线,由於平时在家工作没有人督促,因此更需要自律,懂得自行合理分配时间。

  此外,自由工作者也不一定代表无忧无虑。根据一个调查,受访者对於收入不稳定的担忧最为普遍,有百分之四十持这一看法。另有百分之二十的人认为自由职业相对於全职工作而言收入偏低,而百分之十八的人有过未能及时收到甚至未被支付薪酬的经历。

  如果有一份正职,万一有病,起码部分人的所属的机构可承担一部分医疗保险费,每个月也会有强积金……如何储蓄一部分,作为将来退休、万一危疾时的保障,也是自由职业者需要考虑的因素,此外还要负担家人的生活费。自由意味着责任,如果选择了自由职业,有些责任还是不能逃避的。

上一篇:特色社團為孩子搭建夢想橋梁

下一篇:没有了